南京大屠杀 可自选攻击方式

作者 皇冠论坛 来源 http://www.gzyf88.com 浏览 时间 17/01/10 字体:[ ]

  

资料图:直升机专用“拉哈特”导弹试射图片

  南京大屠杀:

  将屈辱化作自强不息的动力

  日军兽行,罄四海之竹不足以书其罪,倾九天之水难以洗其恶

  当历史悲愤地定格在1937年12月13日,南京阴霾的天空见证了人类文明史上最为野蛮、最为残暴、最为黑暗的一幕。攻入城内的日本侵略军人性沦丧,杀戮奸淫,抢掠焚烧,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罄竹难书”语出《旧唐书·李密传》,喻隋炀帝之罪“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而日军在南京的暴戾恣睢、斑斑兽行,纵使罄四海之竹也不足以书其罪,倾九天之水仍难以洗其恶。

  兽行之一:灭绝人性的杀戮。日军不仅残杀已经放下武器的军人,还把屠刀挥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屠杀手段更是极其残忍:枪击、刺杀、砍头、刀劈、剖腹、挖心、水溺、火烧、锥刺、摔掼、宫刑等等,无所不用其极。最令人发指的是,竟然出现了以杀人为乐的“百人斩”竞赛。

  兽行之二:形同禽兽的奸淫。日军从高级指挥官到普通一兵,个个如衣冠禽兽,不分时间地点,无论老幼僧俗,就连怀有身孕的妇女和刚分娩的产妇亦遭强奸、轮奸。据国际人士粗略统计,当时遭受此种凌辱之妇女不下8万人之多。

  兽行之三:肆无忌惮的抢掠。日军成群结队地出没于南京大街小巷,不管政府机关、民居农舍,还是工厂学校、商铺教堂,挨家逐户,破门砸锁,翻箱倒柜。可谓无地不抢、无物不掠,连外国使馆也不放过。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德国纳粹党南京小组负责人约翰·拉贝揭露:“日本人每10人至20人组成一个小分队,他们在城市中穿行,把商店洗劫一空。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我是无法相信的。”

  兽行之四:惨烈至极的纵火。除了屠杀、强奸、劫掠,日军还专门成立了放火班,肆无忌惮地到处纵火,以焚毁屠城罪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最重要的商店街的太平路被火烧掉,并且市内的商业区一块一块、一个接着一个被烧掉了。日本兵竟毫无理由地把平民的住宅也烧掉……全市约三分之一都被毁了”。

  目睹暴行的美国记者德丁控诉:“日军毫无节制的残暴只能和欧洲中世纪黑暗时代相匹敌。”《纽约时报》则形容为“远古野蛮时代发生的事”。

  一切邪恶残暴的侵略恶魔,都逃脱不了自取灭亡的可耻下场

  翻开世界近现代史,还没有哪座城市像南京这样惨遭异族军队的杀戮和蹂躏。德国驻南京大使馆在发给国内的电文中称:“犯罪的不是这个日本人,或者那个日本人,而是整个的日本军队……它是一副正在开动的野兽机器。”

  世界在叩问:为什么发生这场浩劫?为什么日军集体性的人性泯灭,行同兽类集团?

  明治维新以来,日本脱亚入欧,割断了源自中国的文化脐带,态度也由仰慕转为蔑视。在日军眼中,中国人是只配成为掠夺、榨取、统治对象的劣等民族,“支那人”根本就不是人,是征伐与消灭的对象,不需要有任何的怜悯和同情。

  攻入南京城区后,日军怀着征服者的疯狂和为战死者报复的仇恨心理,野兽般“实施彻底性扫荡”,妄想“发扬日本的武威而使中国畏服”,从精神上摧毁中华民族的抵抗意志。

  翻看近代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日军的暴行与侵略战争如影随形——

  甲午战争中,日军曾对旅顺屠城,五天内杀尽全城男女老幼约2万人,只留36人埋葬尸体;庚子年八国联军入侵时,日军首先攻入北京,烧杀抢掠;北伐战争期间,日军在济南制造“五三惨案”,屠杀我同胞5000余人……

  多行不义必自毙。人类历史上,凡是企图依靠暴力和杀戮统治人民、征服世界的恶魔,都逃脱不了自取灭亡的可耻下场——

  1945年9月9日,曾惨遭日军屠城暴行的南京,见证了侵略者投降的历史性时刻。

  1947年4月26日,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南京大屠杀的主要刽子手谷寿夫在雨花台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举行“百人斩”竞赛的日军少尉野田和向井同样也没有逃脱正义的严惩。杀人比赛整整10年后,1947年12月18日,两个丧心病狂的恶魔在南京被执行枪决。

  一年后,1948年12月22日午夜11时30分,日本东京巢鸭监狱,双手沾满南京人民鲜血的松井石根被送上了绞刑架……

  一个民族只有从精神上站立起来,方能屹立不倒

  拿破仑说:“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精神。从长远看,精神总能征服利剑。”军人不能没有勇气,不能没有血性,更不能丧失精神。在强敌面前,如果连抗击的勇气、拼杀的血性和牺牲的精神都没有,溃败势必如大堤崩塌,一泻千里。

  令人痛惜的是,被困城内的近9万中国守军大部丧失战斗精神,放弃抵抗,扔掉武器,脱下军装,混入民间,任由宰割。据统计,南京守军85%的损失发生在撤退中,这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极为罕见。

  面对侵略者的屠刀,并非每个中国人都甘愿引颈受戮——南京城破后,仍有部分守军拒绝投降,抵抗到底,直至战死;草鞋峡大屠杀中,赤手空拳的南京军民高呼“夺枪”,扑向日军疯狂扫射的机枪;被称为“奇女子”的18岁孕妇李秀英,面对兽性大发的日本兵拼死反抗,身中37刀……

  耻辱,刺痛民族自尊;暴行,激发人民觉醒。

  “民族的生存和荣誉,只有靠自己民族的头颅和鲜血才可保持。”一个民族只有从精神上站立起来,方能屹立不倒。一个觉醒、团结的民族所迸发出的精神和力量,是难以撼动和摧垮的。

  时光荏苒,南京大屠杀已经过去将近78年,抗战胜利也已70年,但累累白骨尚在,血泪记忆犹存,战争的伤痛、侵略者的暴行并未随时间的流逝而淡忘。

  令人遗憾的是,长期以来,日本并没有进行彻底反思、清算战争罪行,总想给战争的记忆贴上封条。日本右翼势力大开历史倒车,一次次掀起歪曲、颠覆、篡改罪恶侵略历史的浊浪逆流。

  谎言不能改变事实,谬论无法成为真理。南京大屠杀的野蛮残暴,早已将日本法西斯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今天,我们铭记历史,勿忘国耻,并不是为了煽动民族复仇情绪,也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为了更好地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

  为避免邪恶的侵略战争再一次爆发,我们必须警钟长鸣,时刻警惕军国主义幽灵不散、借尸还魂!

  为制止南京大屠杀的悲剧再度上演,我们必须励精图治,在实现强国梦强军梦的道路上奋勇前进!

  美国战略之页网站5月11日发表了题为《反坦克导弹之王》的报道,编译如下:

  以色列正成为反坦克导弹(包括应用在直升机以及小型军舰上的反坦克导弹)的首要供应者。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以色列步兵发现这些导弹对于防御坚固的掩体和建筑物十分有效。以色列不仅拥有许多关于这些导弹的作战经验,而且在修改现有设计以满足用户需要和建议方面的动作也十分迅速。因此,以色列在2014年宣布,它研发出一种新型直升机专用“拉哈特”反坦克导弹。这一轻型版本重13公斤,从直升机发射的射程为13千米,从地面车辆发射的射程为6千米,而且该导弹也采用了与重量更大的“地狱火”反坦克导弹类似的4联装导弹发射架。“拉哈特”导弹之所以对众多买家如此有吸引力,是因为它的可靠性(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就开始服役)以及在战斗中的广泛(和成功)使用。此外还有价格原因,它的单价不到5万美元,比任何竞争产品的价格都低,此外,以色列在定价和出口方面也相当灵活。

  2014版“拉哈特”导弹的研发工作始于2009年。那一年,以色列开始提供一种空射型“拉哈特”导弹。2009版导弹的最初版本是,1992年开始推出的,供105毫米和120毫米口径的坦克炮发射。2009年版是供陆军在地面使用的,它的重量为12.5公斤,最大射程8千米。此外还有一款“拉哈特”导弹是为无人机设计的。这款导弹射程为13千米,包含一个75公斤重、含有4枚待发导弹的发射架。这些系统的4联装导弹发射架同样可以安装在军舰或车辆上,上面配有一个激光指示器。

  (作者系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军事术语与军事志研究室副主任 李涛)

  早期“拉哈特”导弹采用激光制导,会先飞到坦克等装甲目标的上方,然后引爆聚能破甲弹头,以“攻顶方式”从防御最薄弱的部位摧毁目标。最新的“拉哈特”导弹则采用了“智能”战斗部,可根据不同目标的特性以不同的方式摧毁目标。(编译/冯雪)

本文由:(http://www.gzyf88.com)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gzyf88.com/jsxw/4542.html

餐饮加盟网
Copyright © 2006-2016 远方国际网 www.gzyf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