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政策研究院专家 德国海军元气大伤再未翻身

作者 博彩网站排名 来源 http://www.gzyf88.com 浏览 时间 17/03/26 字体:[ ]

  7月26日,日本防卫省发布了新版《防卫计划大纲》的中期报告。报告包含了使自卫队具备类似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功能、强化警戒监视力度、提高“先发制人”的打击能力、深化日美同盟等诸多内容。报告的发布进一步加重了人们对日本防卫政策走向实质性转变的担忧。

  从安倍政府近期的一连串表现来看,此次中期报告出台的基调与内容当属意料之中。其目的很明确,即为安倍在任内完成“修宪”铺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安倍政府重点从两个方面创造于己有利的舆论环境。

  1940年4月,纳粹德国发动代号“威悉河演习”的军事行动,派兵从海路入侵挪威。德国海军少将吕特晏斯率战列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重巡洋舰“希佩尔海军上将”号及10艘驱逐舰为登陆部队护航。尽管德军依靠压倒性优势占领了挪威,但奉命援挪的英国皇家海军也表现出惊人的勇气,令德军付出惨重的代价。

  “萤火虫”发出预警

  一方面,安倍政府不遗余力地渲染“中国威胁论”。7月9日,日本发布了2013年《防卫白皮书》,污蔑中国“基于与现有国际法秩序不相符的独自主张,采取了包括试图以力量改变现状在内的高压做法”,妄称中国的动向是地区和国际社会的担忧事项。

  近期,我国加大了对领海的维权力度,并按计划在公海进行常态化军事训练。7月24日,中国军方一架运-8警戒机飞经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的公海上空进行例行训练,途中遭到日本航空自卫队的跟踪监视。7月25日,安倍就此事向媒体表示,“这是前所未有的特异行动,将关注今后的事态发展。”

  而此次中期报告宣称,亚太地区安全保障环境日益严峻。中国正迅速推进军事力量现代化,扩大海洋活动。据统计,报告中有12次提到中国,俨然将中国视为“假想敌”。

  另一方面,安倍积极展开外交攻势,意图建立反华联盟。7月9日,安倍在参加日本TBS电视台一档节目时明确表示,“日本将联合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一同对抗中国”。

  安倍确实也是这么做的。7月26日,到访新加坡的安倍发表演讲,不点名地批评中国以“强行威胁”引导亚洲,还无礼要求中国同日本“无条件”举行首脑会晤或外长会谈。

  7月27日,到访菲律宾的安倍在与阿基诺三世总统会谈后,提出日本向菲律宾提供10艘巡逻艇,以支持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的能力建设,意图使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牵制中国。不仅如此,安倍在东南亚访问期间甚至提出了“日本修宪和行使集体自卫权有利于东南亚地区稳定”的荒谬言论,以为其“修宪”制造国际舆论。

  与今年6月11日日本自民党向安倍政府递交新的《防卫计划大纲》建议草案相比,此次中期计划的内容已经具体和明确很多,其中有两项内容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一是日本要组建海军陆战队。中期报告认为,考虑到中国的海洋活动以及在钓鱼岛周围的“挑衅”,“确保机动部署能力及水陆两栖功能(陆战队功能)十分重要”,自卫队有必要建设陆战队功能,以能够遂行夺回离岛的战斗任务。

  众所周知,海军陆战队历来是外向型国家对外用兵的急先锋。历史上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就曾是臭名昭著的侵略主力。1932年,其在上海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而在太平洋战争初期,日本海军陆战队更是跟随日本舰队参与了对太平洋诸岛的全面进攻。

  实际上,今天的日本自卫队已经有了一支“隐身”的海军陆战队。2002年3月27日,日本组建了隶属于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队指挥的“西部方面普通科联队”。该部队虽然归类为陆军特种部队,但实质上属于海军陆战队的性质,担负着九州地区的岛屿防御、警备和抢险救灾等任务。日本政府此次再提海军陆战队的话题,则不仅仅是要为其正名,更是为了要进一步扩大规模,甚至借此改变自卫队“专守防卫”的性质。应该说,日本自卫队的陆战队化将成为日本防卫政策由“守”转“攻”的一个关键落脚点。

  二是提出引进无人机加强警戒监视能力。报告指出,为了更好地从上空监视日本周边,做好领土与领海防卫,特别是加强对中国海空军动向的监视和强化钓鱼岛的防空力量,日本有必要购置“全球鹰”无人侦察机,并在与那国岛新设电子侦察基地。

  安倍政府认为,在当前自卫队人力不足的情况下,引进能够在1.8万米高空连续飞行30小时的“全球鹰”,可以有效监视在钓鱼岛周边巡航的中国执法舰船、飞机,以及中国海空军在西太平洋进行的军事活动。同时,引进美军最先进的侦察监视无人机也是展示日美同盟的另一种方式。

  安倍政府在防卫政策和自卫队建设上如此大动干戈,竭力推动“修宪”究竟意欲何为?日本政策研究院安全研究专家道下德成表示,“我们的防务理念将会产生巨大的、根本性的变化。对安倍来说,这是日本及其武装力量走向正常化的重要一步。”

  早在吕特晏斯的舰队开始集结之际,英国情报机构就感觉德国人要对挪威动手,于是英国海军上将怀特沃斯爵士率领一支舰队出海,前往挪威海域布雷,牵制德国海军的行动。怀特沃斯的舰队由旗舰“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组成,进入目标海域后,舰队开始分散布雷,其中“萤火虫”号驱逐舰越走越远,渐渐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

  4月8日,孤独航行中的“萤火虫”号与几艘德国军舰遭遇,舰长鲁普上校立即命令全舰准备战斗。等到双方距离接近后,“萤火虫”号上的英国水兵们才发现,他们要面对的是德国重巡洋舰“希佩尔海军上将”号和4艘驱逐舰,实力相差太悬殊了。据战后资料显示,4月7日,德军舰队曾受到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的袭扰,尽管军舰没受什么损失,但为了保险起见,吕特晏斯决定让“希佩尔海军上将”号重巡洋舰率领几艘驱逐舰改走新的航线,分散英军的注意力,结果这支德国“偏师”与“萤火虫”号不期而遇。

  这场完全不对等的遭遇战从一开始就毫无悬念:势单力孤的“萤火虫”号虽然发起了勇敢的进攻,但很快被德国军舰密集的炮火击沉。不过,德军也付出了代价,重巡洋舰“希佩尔海军上将”号遭到重创,不得不返回基地维修。更重要的是,“萤火虫”号在沉没前向本舰队发去敌情通报,坐镇“声望”号的怀特沃斯立即召集在附近执行布雷任务的驱逐舰赶往出事水域增援,同时提醒各舰将面对“最残酷的战斗”。

  当英国舰队主力到达“萤火虫”号报告的水域时,海面上空荡荡的,并没有德国军舰的身影。巡航一周后,怀特沃斯决定返航,执行原定的警戒布雷任务。但由于海面上风急浪高,“声望”号渐渐偏离原定航线,还一度与护航的驱逐舰失散了。就在此时,德国海军王牌“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正气势汹汹地向这片水域驶来,二战首场“战列巡洋舰对决”即将拉开帷幕。

  首轮对射决胜负

  4月9日凌晨4时30分,航行到卢夫腾岛西南海域的德舰“格奈森瑙”号用雷达探测到有不明身份的大型舰船(即英国“声望”号),它随即把这一信息通报给同行的“沙恩霍斯特”号,两舰进入战斗状态。

  “声望”号是英国根据一战经验设计的高速战列巡洋舰,装备有6门15英寸(381毫米)主炮,并在随后的服役期间接受多次改装,加装了对海侦察雷达,面目焕然一新。早在被德舰雷达发现之前,“声望”号上更先进的雷达便发现对手行踪,只是由于海况恶劣,英德主力舰始终无法进入彼此的舰炮射程之内。

  直到5时05分,“声望”号抓住机会,抢先将15英寸主炮投入射击。“格奈森瑙”号上的德国水兵看到远处有闪光,紧接着英舰的炮弹便呼啸而来,在己方军舰舷边掀起巨大水柱。在被英国军舰轰击了三分钟后,德国军舰也进入有效射击范围,“格奈森瑙”号上的11英寸(283毫米)火炮连发两炮,其中一发炮弹准确打中“声望”号的前桅,但不知什么原因没有爆炸!

  惊出一身冷汗的怀特沃斯遂命令本舰集中火力打击“格奈森瑙”号,两发15英寸炮弹准确击中“格奈森瑙”号上的指挥中心。让怀特沃斯哭笑不得的是,这两发炮弹也没有爆炸,只是靠惯性砸断“格奈森瑙”号上的供电和通信电缆,还杀死一名德国军官和五名水兵。随后,“声望”号的第三发炮弹命中目标,摧毁“格奈森瑙”号的后炮塔。

  短短十几分钟内,“格奈森瑙”号的火控系统就被摧毁,同时丧失了三分之一的火力。吕特晏斯衡量战局后,意识到再这样打下去,自己绝不是英国海军的对手,遂命令编队全速向北撤退。

  风浪救了德国军舰

  德舰边打边退,英国舰队则全力追赶。双方的交火断断续续地持续到早上6时,一直没捞到开火机会的英国驱逐舰也渐渐进入射程,各种口径的炮弹如雨点般落下,尽管这些炮弹没有准头,但吕特晏斯被吓得不轻,以为又有别的英国主力舰赶来,遂催促编队加速撤退。

  于是,北海海面上出现了奇特的场景:十几艘英国军舰犹如猎犬,在后面紧紧咬住两艘德国战列巡洋舰不放;而后者仿佛被吓破了胆,像绵羊一样只知道埋头狂奔。恶劣的海况帮了德国人大忙,追击中的“声望”号被连续几个大浪包围,前炮塔暂时失去作战能力,足足20分钟里一炮未发,战场上出现了暂时的沉寂。而“沙恩霍斯特”号和受伤的“格奈森瑙”号利用这个机会在波峰浪谷间拼命逃窜,终于在9日上午与“声望”号脱离接触。

  随后几天中,吕特晏斯没有返回挪威,而是率领编队在北海上兜了一个大圈,以期迷惑可能追来的英国军舰。尽管没有再受到英国舰炮的轰击,但持续的高速航行和北海海域的狂风巨浪依然令德国人丢盔卸甲,海水涌入两艘战列巡洋舰的前炮塔,造成电路大面积损坏,扬弹机所用的马达也出现了故障。一番高速运行之后,“沙恩霍斯特”号的右舷主机也发生了故障,使得它的航速降低到25节。不过此时追击的怀特沃斯舰队已经鸣金收兵,两艘德国战列巡洋舰终于在经历数日的艰苦跋涉后,于4月12日跌跌撞撞地回到德国北部的威廉港。

  “沙恩霍斯特”号回港后,其主机和火炮都接受了一次大规模检修;同伴“格奈森瑙”号也对受伤的火控系统和炮塔进行了维修。

  谁赢得最后胜利?

  德国人认为,虽然英国海军在卢夫腾岛海战中取得了胜利,但那只是“十分渺小的战术成功”,在战略上失去的更多,因为“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将英国军舰拖住足够长的时间,让德国登陆部队能够不受干扰地在挪威纳尔维克港顺利登陆,进而占领该国腹地,尤其是夺取了重要的铁矿。

  那么,什么是“正常”?日本政治评论家森田实一针见血地指出,安倍的本质就是想让日本拥有发动战争的权力,想回到二战前的军国主义态势。安倍在参议院选举之后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要专心、强有力地推进政策实施,展开强有力的外交,我希望向世界展示出日本的存在感”。

  但是,安倍政府所制造的这种“存在感”却招致了亚洲人民的普遍反感。7月28日,在首尔举行的东亚杯足球赛日本对韩国的比赛中,韩国球迷打出了“忘记历史的民族没有未来”的横幅,并举起暗杀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的韩国人安重根的巨幅画像。即使是在日本国内,除了狂热的右翼分子和民族主义者,普通民众已经逐渐清醒。日本共同社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经由6月的68%下降至56.2%,民众开始对安倍在“修宪”等问题上的激进政策有所怀疑。(王鹏 空军工程大学)

  然而,英国历史学家诺曼·斯通在所著的《二战简史:黑暗时代》中认为,德国人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正因为英国怀特沃斯舰队打赢了卢夫腾岛海战,令德国主力舰队不得不高挂“免战牌”,转而派遣速度快、火力弱的驱逐舰进出北海,为登陆挪威的德军提供给养,结果这种“自杀式冒险行动”让德国驱逐舰损失惨重,“战事进行到1940年5月,除了在国内维修的,德国人几乎没有驱逐舰可用了”。英国海军夺取制海权后,英法联军一度将德军驱逐出纳尔维克港口,甚至有可能歼灭侵挪德军主力,只是遗憾的是,由于德军同期对法国发起闪电战,迅速逼近巴黎,英法联军在挪威的作战变得毫无意义,不得不主动撤退。

  事实上,就整个二战进程来看,德军占领挪威也是战术胜利,战略上,德国海军为争夺挪威损失许多宝贵的水面战舰,元气大伤,再也没能翻过身来。最突出的例子是,自从挪威战役之后,德国水面舰队便很少实施大规模行动,只能依靠潜艇在远海作战,与英国海军进行“不对称较量”了。(张晓红)

本文由:(http://www.gzyf88.com)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gzyf88.com/jsxw/7666.html

餐饮加盟网 jinshitrain.com www.wxgzpt.cc www.wehere.net www.sxypyz.com 澳门百家乐 博彩网 百家乐网址 百家乐官网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好博彩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博彩网站 澳门百家乐
Copyright © 2006-2016 远方国际网 www.gzyf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